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盛芳 > 第六十三章 丑斗笠

第六十三章 丑斗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彭莽正头疼,见这一位主动凑了过来,心中倒是有些蠢蠢欲动,把书籍报备的事情说了,又道:“谢善,你素日行事稳妥,惯来是个靠谱的……”
  
  谢善能在宣县当中稳立多年,自然吏道纯熟,彭莽这一处话才起了个头,他背脊一凉,已是警觉起来,打个哈哈道:“小的不过听得知县吩咐做事,若说靠谱,哪里比得上裴继安能干——况且我这一向年纪大了,虽是时时想要为官人分忧,却总心有余而力不足,才入冬不过两个月,便病了三场,其实这两日是没有大好的,大夫还嘱咐我要好生在家将养,只因惦记着不能对不起知县抬举,硬撑着也来衙门当差了,正说明官人仁厚,叫我等尽力以报!”
  
  话已是说到这个份上,彭莽本来想叫谢善代替裴继安去京城,此时也有些难开口了。
  
  都说了年老体弱,连痊愈都不曾,已是拖着病体重来了,难道还能逼着他长途跋涉,赶赴京城办事?若是半路出了什么岔子怎么办?
  
  彭莽只好硬生生把话又憋了回去。
  
  再说这一处谢善出得门,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  
  裴继安要把书送去京城国子监做什么报备,这事情同脱裤子放屁又有什么区别?
  
  朝廷虽然下了律令,然则下头那一县那一镇又当真做过了?各处州衙也好,公使库也罢,乃至书坊,谁不是想印书就印书!
  
  这理由摆明了只是敷衍彭莽这个傻子罢了。
  
  想来是那裴继安吏员做久了,又被郭保吉拒了举荐,难免有些不安分,想要重新去京城找人帮着架桥。
  
  这又是何苦来着?搭上了一个裴六不行,又用裴七去试探,裴七试死了,整个裴家剩得这样一个独苗,得过且过就是,作甚还要再去捋虎须?
  
  怕不是嫌自己命长?
  
  好吃好喝过一辈子不行么?
  
  见得自己从前的上峰一门而今沦落至此,谢善有些唏嘘,却又有些微妙的愉悦感。
  
  再是世家又有什么用?还不是最后同自己一起做吏,还被自家支使得团团转!
  
  他一面慢悠悠地走,一面想着等那裴三进京之后,当要怎样设法接了公使库回来,另有那些个账目当要怎么做,才能把开销都划到对方接管的这几个月里头。
  
  ***
  
  裴继安倒是没有料想到自己还没走,已经被人惦记上了。
  
  他忙了一天,才回得家,就听得正堂里头沈念禾说话。
  
  “大冷的天,又是行远路,多少也要带个斗笠罩着罢?”
  
  继而就是谢处耘嫌弃的声音,道:“这样丑的东西,老头子才稀罕,同我风度半点也不搭,戴来作甚!”
  
  沈念禾又劝他道:“若是下雪下雨了怎的办?”
  
  谢处耘道:“不是有披风吗!那披风上头自有后帽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