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叹重生 > 第一百零七章 史家姑娘

第一百零七章 史家姑娘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薛可这边又拾起几年没做的女工,每天除了玲珑阁就回到抱朴院中绣荷包。
  张嬷嬷也大致看出她的水平了,但想着只要是姑娘的心意,太子爷必定喜欢,每天也高高兴兴的陪着薛可做针线。
  久不扎针,薛可两只手都被扎了个遍,手指上缠着一层绷带,张嬷嬷看在眼里,想着等太子爷看到时不定得多感动。
  这天薛可刚从玲珑阁回来,换了件家常的衣服,惯常的坐到窗下,拿起绣花绷子,并蒂莲的花瓣实在太多,她怕自己绣不完,挑了个简单点的合欢花,如今已绣出几朵花瓣了。
  她自己端详了一下,觉得甚是满意,继续刺起来。
  一旁的阿六只见张嬷嬷对她使眼色,便悄悄出去。张嬷嬷一把拉住阿六到一旁的茶房:“姑娘知道没有?”
  “知道什么?”阿六有点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  张嬷嬷看了看阿六的神色,拍拍胸口道:“看来姑娘还不知道,幸好幸好,不过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  张嬷嬷看阿六还不知情,便向她道来。
  去岁太子生辰之时东宫内苑的几位嫔妾都送了礼物,鞋袜荷包同心结之类的,太子年年都不收,也不知去年怎么就感动了心肠,进了芙蓉苑宠幸了几位。
  之后虽然去的不勤,一个月也去上一两次,说是几位昭仪轮流宠幸的,但其中有位孙昭仪听说是更得宠些。
  太子为人一向公平正值,东宫的妾室管理也严,但昨天听说太子爷去了芙蓉苑后,不知怎么地一高兴赐了孙昭仪一颗东珠,有鸽卵大小。
  孙昭仪昨天连夜送到珠宝店铺,今天便将珠冠带上了头,芙蓉苑一干女眷都争着过去看。
  张嬷嬷愤愤道:“可怜姑娘还不知道,还在这绣荷包呢,两只手都被扎的不像样了。”说着便红了眼睛。
  阿六听了也半晌不作声,突然一转身道:“我去告诉姑娘,别再绣那破玩意了!”
  张嬷嬷一把拉住她:“别!你这傻孩子,姑娘好不容易有点心思,你千万别搅和了,这事虽然太子爷做的有点,有点那个,等回头太子爷知道了,不得对姑娘更好么?”
  阿六翻了个白眼,哼了一声。
  东宫里最清楚整个事情来龙去脉的应该就是南宫了,他自然知道太子是等着薛可去要那斛东珠,大概久久没等到,有些不耐烦了。
  他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薛可的脸色,摸不清她到底知不知道太子赏赐孙昭仪的事情。
  而阿六则是被影五拉到了一旁:“殿下让你今晚过去回话,大概是想问问姑娘的近况。”
  阿六一扭头道:“殿下不是说我是姑娘的人吗?我晚上要伺候姑娘,去不了!”瞪了一眼影五道:“男人没一个好的!”
  影五看看周围,尴尬的摸摸额头:“阿六,你别这么说!我,我不是这样的人!”
  看到阿六准备走,他一把拉住:“别生气啊!晚上记得啊!在殿下面前可别带着情绪!”趁着阿六翻白眼的功夫,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手上亲了一下。
  “你!”阿六又羞又气,直接使出小擒拿手中的一式,影五嘿嘿一笑,影子一闪便不见了。
  晚上待薛可歇息上床,阿六叹口气,到底还是施展了轻功去了肃正堂。
  太子正秉着烛光看邸报,这半年,薛可也没有出过东宫,每天便是抱朴院和玲珑阁之间两点一线,他也很少叫阿六过来。
  听得兴儿禀报的声音,他挥挥手让阿六进来。他一边翻手中的折页一边习惯性问道:“姑娘睡了?”
  “是。”
  “姑娘这几天心情如何?”
  “没有异常。”
  “没有异常?”太子将眼光从书中挪到阿六身上:“姑娘没听到什么消息么?”
  “不知道殿下指的什么消息?”阿六低着头,不紧不慢的问道。
  太子咳了咳,觉得怎么阿六跟着薛可之后也变得有点让人抓狂:“姑娘这两天在干嘛呢?”
  “姑娘白天去玲珑阁,回来就绣荷包。”
  “哦?绣什么荷包?给谁绣的?”
  “姑娘没告诉我给谁,张嬷嬷说是给殿下的。绣的是,好像是合欢花。”
  “什么?”太子一下站了起来。“你说姑娘在给我绣荷包?”
  太子心中一股止不住的欢喜,难道南宫这次说的是真的?太子走到阿六面前,止不住嘴角的笑意:“姑娘绣的怎么样了?”
  “绣了一小半,姑娘绣艺有点生疏,手被扎了,所以绣的慢。”
  “手被扎了?你们怎么不拦着点?”他想说“绣那么认真干嘛”,想起这是薛可送给他的第一件绣品,又舍不得说,心里一时又是心疼又是骄傲。
  “我是想拦着,张嬷嬷不让我拦。”阿六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  太子听着有点不对劲,看着阿六的眼睛,突然想起自己赐给何昭仪东珠的事情,顿时觉得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  他咳了两声,努力让自己声音恢复平日的沉稳:“阿六,那个孙昭仪的事情,姑娘还不知道吧,那就别说了。”
  “是。”阿六继续面无表情的应着,又道:“阿六不禀报,可是保不齐其他人不说,殿下也知道,全东宫的下人仆役这两天都在说孙昭仪那个珠冠。”
  “珠冠的事情,孤会处理,你在姑娘身边也要留意,别让不起眼的人冲撞姑娘,也别让那些风言风语传到姑娘耳里。”太子顿了顿又道:“前段时间常先生那边新得了一件袖箭,是唐家的‘躲不得’,回头我让影五给你拿过去。”
  阿六面无表情的应声是。
  连绵的秋雨终于停了,天再一次放晴的时候,已经能清晰的感觉这是秋天的阳光了,清爽而又明亮。阶前梧桐树的叶子开始随着秋风变黄、掉落。
  薛可出了玲珑阁,对阿六道:“难得天气这般好,咱们今天从莲池那边绕回去吧。”
  秋日的荷花池叶子边际已经星星点点的发枯,零星还有两株花瓣,池中倒是不少莲蓬,薛可难得玩心大起,让阿六摘了好几支莲蓬抱在怀里。
  薛可正指着一颗莲蓬对阿六说:“那支,看到没?那支饱满!”
  阿六一点脚,一个燕子抄水,再转身便已将莲蓬摘到薛可面前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