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第一序列 > 1214、清扫隐患

1214、清扫隐患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庆氏军事基地被入侵的消息被封锁了,足足过了一整天时间,也没有更多的危机事件发生。
  
  按照庆毅所想,对方废掉庆氏的重要导弹部队,就是为了后续的战争。
  
  如果此时王氏宣战,那么庆氏就等于是瘸了一条腿跟别人打架一样。
  
  所以,在这一天时间里庆毅始终处于焦虑的状态,在他看来就是因为自己的失职,才导致庆氏实力折损的。他作为庆氏现在的最高军事指挥官,应该负全责。
  
  万一在后续攻击中,庆氏因此而落败,他庆毅就应该以死谢罪。
  
  然而,王氏并没有进行全面进攻,就仿佛对方只是单纯想要破坏012号基地一样,没有后续。
  
  这让庆毅的心情空落落的,总觉的还差点什么。
  
  庆缜将他接到了半山上的银杏庄园里,并让人给他准备好了热水与饭菜。
  
  庆毅是一点胃口都没有:“二哥,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?”
  
  “当然担心,”庆缜取来靠枕铺在山庄大厅的黑灰色大理石地面上,他坐在靠枕上,仿佛就坐在黑湖的正中。
  
  不知道为什么,庆缜对于这座象征着庆氏权柄的银杏庄园毫无感情,却对这大厅的黑湖情有独钟。
  
  他甚至让人撤掉了这大厅里的多余物品:盆栽、假山、字画、沙发等等,只留下一架三角钢琴,和一个灰色的坐垫靠枕。
  
  庆毅坐在庆缜旁边的冰凉地面上说道:“二哥,要不你骂我两句吧,打我也行,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你都不说我一句,我有点心慌。”
  
  这社会里总流传着一句鸡汤:领导说你是器重你,当他不说你的时候,你就完了。
  
  其实这句话也有一定道理,所以庆毅面对平静的庆缜,总觉得自己像是无药可救了一样。
  
  只是庆缜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说起了别的:“庆毅,小时候你来过这银杏庄园几次?”
  
  “一次,”庆毅说道:“18岁的时候被我父亲领着过来的,说要带我见见曾经那个掌管庆氏的老头,后来那老头说我不是大才,我父亲回家后就很少理我了。后来父亲病重的时候住在医院里,都不让我去探望他。”
  
  这财团豪门里畸形的亲情,让人看了触目惊心。
  
  或许很多流民知道了这些事情,都会暗自嘀咕一句还是当流民好,但是若给他们机会成为新的财团,大部分人也会把这一切抛诸脑后。
  
  庆毅的父亲对他很严苛,少年时便天天督促他学习、社交,甚至提前学习军事知识。
  
  一旦庆毅做的不好,父亲就会对他又打又骂。
  
  曾经,庆毅以为这是父亲爱他,所以才会爱之深、责之切。
  
  后来他才明白,他父亲从始至终都把他当做获得富贵与荣耀的工具,一旦对方发现这工具并不好用,就遗弃了。
  
  庆毅说道:“银杏庄园似乎在每个庆氏子弟眼中,都是决定命运的地方。就像普通人家的孩子参加高考一样,分水岭从18岁就决定了。不过更加令人绝望的是,就算高考落榜,别人也不会落井下石,而且还有其他机会。但从这里走出去,如果被说上一句不堪大用,那就会被外面的‘鬣狗豺狼’盯上,只需要几年时间,你这一脉手里的权力就全都被瓜分干净了。”
  
  庆缜出神的说道:“是啊,老头子们一句话就差点把你的命运决定了,这就是我曾经讨厌这里的原因。他们见了我一面笑着说我适合做庆氏的影子,我就得给他们做庆氏的影子。”
  
  庆毅看向自己这位二哥,说实话他一直有点好奇,当年庆缜在这里说了什么,竟然被那群老头子选中成为了庆氏新一任的影子。
  
  不过,庆缜并没有打算解释什么:“我来的次数要比你多一些,因为成了影子后要来给老头子们汇报工作,还得接受他们的教训。每次来的时候,我都觉得这大厅里的摆设太多余,就像是为了掩盖他们愚蠢的事实一样,摆了好多附庸风雅的东西。”
  
  在庆缜眼中,那庄园里的猛兽头颅标本、山水风景字画、精致的武器,都不过是无用的点缀。
  
  虚伪,且浮躁。
  
  事实上,那些老头子既没力气去打猎,也没有挥毫泼墨的胸怀,这大厅里摆放的三角钢琴也从来都没人弹奏过。
  
  真正强大的人,何须这一切来修饰自己?
  
  这银杏庄园无法代表庆氏,他庆缜坐在哪里,哪里就是庆氏的中心。
  
  所以,他让人搬空了这里,唯独留下一架钢琴和一只靠枕。
  
  庆缜对庆毅笑道:“我父亲当年就被他们说‘太书生气,读书读傻了’,结果一辈子郁郁不得志,还被亲戚们挤兑。我和罗岚小时候有多穷你也知道,那些亲戚们夺走了我爷爷留下的所有家业。其实原本我家有一架钢琴的,只是罗岚出生的时候差点夭折,父亲为了给他治病就把钢琴卖了。我后来一直想给他再买一架,可惜他临终前我也没能做到。”
  
  庆缜辉煌的人生从18岁就开始了,当他成为庆氏的影子人选之后,所有曾经冷嘲热讽的亲戚们都回过头来讨好他。
  
  只是,后来大多数人看着他光鲜亮丽的外表,都遗忘了这位影子曾经的窘迫。
  
  这就是庆氏,这就是现实。
  
  在这个家族里,富贵还是边缘化,都不过是老头子们一句话的事情。
  
  可惜,当庆缜荣耀之时,父亲就已经去世了。
  
  庆缜继续回忆道:“小时候父亲为了教我弹钢琴,直接在桌子上刻了琴键,那时候我练的手指生疼,总是央求父亲别让我学钢琴了,我也想和罗岚一样天天出去玩,但父亲说,我哥哥那种人不管在什么世道都能讨口饭吃,因为他有能力,愿意忍辱负重,愿意弯腰低头。唯独我让他有点放心不下,父亲说万一他走了,我也算有一门手艺,说不定卖艺能赚点钱过日子。”
  
  “难怪二哥你把这钢琴留下来了,”庆毅说道。
  
  “嗯,”庆缜说道:“父亲生前要是能弹这么好的钢琴,一定会很开心吧,这种好钢琴就应该给他那样的人弹才对啊。”
  
  庆毅点点头:“钢琴的事我懂了,还是头一次听二哥你提起来呢,不过为什么要再留一个靠枕?”
  
  庆缜看了庆毅一眼:“因为坐在地板上时间久了,屁股会疼,你屁股不疼吗?”
  
  庆毅:“……”
  
  说到这里,庆毅也去房间里找了靠枕出来,垫在屁股底下。
  
  别说,刚刚他陪着庆缜坐在地板上也没敢吭声,现在感觉确实是挺疼的……
  
  不知道为什么庆毅忽然觉得自己心情平静了许多,或许是庆缜娓娓道来的语气在影响他,又或许是这黑色的湖面太过平静,让他的心也跟着平静了。
  
  难怪自家二哥喜欢坐在这里,对方脑子里似乎太多的心事,所以需要一个更加“寂静”的环境来梳理自己的情绪,这里刚刚合适。
  
  空旷与单一的色调,就像是在湖中禅坐。
  
  庆缜对庆毅说道:“不要太担心,我们必须先承认敌人的强大,才能有勇气去面对它。军事基地被毁是意料之中,不用过于自责。就算对方没有破坏012号军事基地,也会去破坏其他的,我们现在根本防不住的。”
  
  “那二哥你觉得他们现在想干什么?”庆毅问道。
  
  庆缜笑道:“应该快知道答案了。”
  
  话音刚落,许瞒从外面跑了进来,手里还拿着一支卫星电话。
  
  许瞒对庆缜说道:“长官,真的来电话了。”
  
  庆缜接过电话放在耳边,里面传来了王圣知虚弱的声音。
  
  对方轻声笑道:“上次邀请你来,你没有来,这一次,我在61号壁垒等你。”
  
  说完,王圣知便挂断了电话。
  
  庆缜把电话递给许瞒,庆毅与许瞒都听到了王圣知所说的话。
  
  原来,对方破坏掉012号军事基地,只是想要告诉庆氏:我有打碎你手中筹码的能力。
  
  上一次王氏邀请庆缜去中原,庆缜没有去。
  
  这一次王氏便给了庆缜一个不得不去的理由:如果王氏与庆氏开战,庆氏一定会输,但现在有一个和谈的机会,你要吗?
  
  庆毅看向庆缜认真说道:“二哥,你不能去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